问鼎天下,谁与争锋
亲爱的玩家,您还没登录呢!

客服热线:400-655-4399转157
充值电话:400-655-4399转188

交流群1:298859595

交流群2:274391692

合作媒体

拜剑阁专区

您当前的位置:醉武侠 >  拜剑阁专区 > 【拜剑阁小说】永清旧梦(第三章)

【拜剑阁小说】永清旧梦(第三章)

永清旧梦(第三章)

4399醉武侠拜剑阁小说-永清旧梦

4399醉武侠新一期小说,此文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意外。请勿对号入座哦!

酒酒绷直了身体,颤抖着问进屋来的年轻男子,“你到底是何人,为什么会来救我”,她又惊又喜,怕的是武艺高强的他来历不明,喜的是面容清俊的他出演了她的英雄。年轻男子背对着屋外皎洁的月光,笑容分外温柔,“我说过我是谁都不重要啊,不能打扰我的小美人休息比较重要,如果你硬要叫我的话,长平,长相厮守,欢若平生”。男子走到屋角抱起酒酒,放在绣榻上,又为她拉上被子,“这样是不是和永安比较配,好了,快休息吧”,笑着正要起身,却被酒酒拉住了袖子,“公子救我两次,无以为报。”“以身相许”,自称长平的年轻男子哈哈大笑,酒酒脸唰的红了,不自觉的娇嗔“我不嫁,除非你打得过我”,年轻男子颔首,“你安心养病,病好之后我陪你打”,留下心里小鹿乱撞的酒酒迈过门槛径直走了。

肩伤痊愈又经过来诊的药师验明之后,长平把酒酒领到了演武场。看热闹的人把擂台围的水泄不通,酒酒听到人群中窃窃私语说这是“比武招亲”,红着脸摇了摇头,自言自语,“哪里用得着比武招亲,他轻松打得过阿江,怎可能赢不过我”。擂鼓声起,长平和酒酒同时离地而起,衣袂飘飘,跃在了擂台两端,初展身段赢来人群阵阵喝彩。长平缓步走到擂台中央抱拳行礼,运气发声,“我的小美人说,若是此场比武我胜了她,便答应我的求亲,还望父老乡亲做个见证”,下面的人高呼好好好,掌声雷动。长平扭头看着脸红似番茄的酒酒,笑着轻声道,“美人先动手吧”,酒酒闻言玉足微抬,足尖点地,身子在空中画了一个圈,扭转过来时,弓箭已然张开,冲着长平便放出箭支,拨弄弓弦的玉手纤纤,叫人看得痴了,竟没注意那箭支从何而来。长平身向后飞,从腰间抽出了铜剑,左右轻划叮当乱响挡下了酒酒的箭,脚下稳稳踏在擂台边缘时又向前扑,剑向地面压点,点扫起无数剑光,气势如虹。酒酒左手持箭把在空中抡起一个立圆,弓箭幻化无数光影飞向四周,防守无丝毫纰漏。长平找不到空隙下手,施展扶摇功直上几尺,竟在酒酒的弓箭把上借力,剑风旋转而起,又自上而下随着长平身姿而落,剑尖指向酒酒握弓的左手。酒酒见状心下一定,停了手中弓箭向斜上虚劈一下,迎着长平的剑正正交在一起,顺势借力侧翻几转,回身丈远,右脚尖立起,在落地处翩翩转了几转才停下。整个过程把深厚的轻功底子展露无疑,矫若惊龙翩若惊鸿。

长平身在空中来不及做出大的调整,右手松开了剑柄,且用掌力把铜剑击了出去,长剑白光闪闪,破空而去。他知道这一着出手酒酒微微侧身便能躲过,只图看客一乐,哪料酒酒此刻心中所想则是一试情深,竟下了决心一动不动站定在原地:若是这着狠了些擦着我面颊过去,那我自不必嫁他。长平见她面色有异,心中大呼不妙,可剑脱手难收,瞥见演武场的旗杆就在旁边,脚下用力一登,身体比飞出去的剑还要快,挡在了酒酒面前,跟着便是“噗嗤”一声响,铜剑从长平右肩胛骨穿出头,停住了。

酒酒尚未反应过来,只觉面前飞来一片衣衫,就有血喷溅在她身上,惊得呆了,台下也是鸦雀无声。“我的小美人,你怎么不躲闪呢”——直到长平温柔的声音响起,人们才爆发出惊呼声,此起彼伏。

比武意外收场,酒酒痛惜之余大为震惊,眼前的男子几次三番救她的命,甚至到了可以舍弃自己安全的地步,当时便对着观众大声说自己应允了婚事,一定要嫁给长平好好照顾他。几天以后,两人在扬州城举办了盛大的婚宴,舞狮队和花轿绕城巡游了三周,礼乐队吹吹打打,酒酒脸上始终带着红晕,她想,我爱上长平了,爱那个能打败我的英雄。

洞房花烛夜。长平掀开酒酒盖头的那一刻,酒酒看到的不是她期待中的眼神。长平没有温柔又不正经的像往常一样叫她小美人,掀开了盖头就径直走向桌前,回过头来用冰冷的眼神和嘲讽的微笑看着酒酒。“永安,永安,你当真以为,只要起个好名字,生活就能长久平顺了吗?唐门现任掌门,酒酒。”

酒酒一直隐瞒着自己的真实身份,没想到被他当面说破,更不清楚为什么一贯眼神温柔的他此刻这样看着自己。“你以为自己伪装的很成功吧,可惜你身上的怒拂莲早就泄露了你的身世,我差人送你的药你全部倒掉了又自己熬,阿江来的那一天我也听到了消息。其实完全没必要,那些药里我没有下毒,赶走阿江也是真枪实战。你一定奇怪我怎么变成了这样”,长平走过来用手指尖挑起了酒酒的下把,使她与他目光相对,“因为我是天山少庄主,是被你们蜀中唐门赶尽杀绝的天山后人!”

酒酒看到了长平扭曲又痛苦的表情,就好像满嘴的牙都要被咬碎。她并不清楚唐门与天山的恩怨,小时候听到师兄师姐说过,两门派似乎颇为不睦,但她不相信无间师父会做出令眼前她爱的人如此仇恨的、伤天害理的事情。

“蜀中唐门从来诡计多端奸诈狡猾,我要是跟你来阴招,保不齐会先死在你的手下”,长平力达指尖,掐着酒酒的下把冷笑,“所以我要用比你还狠的招数,要你爱我。要唐门毁在你的手上。”酒酒脸色苍白,不甘心这是她要的答案,颤抖着问,“可是第一次你救我,是如何找到阳关镇的?我不相信当时你就起了心念,要我痛苦又无望的爱上你。”

“是靠昊天玉玺啊,”长平松开手,从怀中掏出一把短刀,正是酒酒带在身旁的那柄,不知何时竟转到了他的手中。他拧开刀柄后面的小机关,倒出圆形的昊天玉玺,举到酒酒眼前给她看,耀武扬威的语气,“当日我也得到昊天玉玺的行踪,跟车行进的不只有你一个人。辛苦你比我早出手,鹬蚌相争,让我这渔翁得了不小的利啊。你怀中掉落怒拂莲我便知你身份,至于我如何发现藏在你刀柄中的玉玺……”长平上前,对着坐在床沿上的酒酒狠狠推了一把,毫不怜惜的把她摔在床上,扯开酒酒的外衣,“帮你换衣服的时候,可是把你搜了个遍的!”

长平欺身压过她,酒酒忍住了手腕上传来的钳痛,却没办法忍住心里的悲哀和耻辱。他的手开始在她身上游走,她并没有反抗——他不爱她,从来也没有动过真心,而她却几乎不顾一切的爱上他了,甚至连门派都可以不要,想要隐姓埋名做一辈子的“永安”,身体上的痛跟心上的伤痕比起来,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。

“我要你,给你想要的,不是你渴求的吗?不要在我面前假惺惺的流泪,”事毕长平起身整理衣服,“昊天玉玺本是我门派宝贝,不知何人传言得他者得天下,使其一再流失,现今我拿着了,便不会再让此事发生,你是大功臣,要笑起来啊,永安”。他哼了一声,冷冷嘲讽着转身欲出门,一道光追向长平,是酒酒拼尽全力掷出的怒拂莲。长平头也没回,右手反掌便轻而易举的扣住了它,“谢谢你还记得我说过想要怒拂莲把玩,收下了。”






  温馨提示:本文由 282服—九天易夜出品,如需转载,请标明原著。


4399醉武侠运营团队 & 4399醉武侠拜剑阁才艺部

联合出品

2015年11月14日







健康游戏忠告: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

文明办网文明上网 纠纷处理 游戏适用年龄:16+ 未成年人家长监护 隐私政策
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闽网文[2015]1993-042号 新出网证(闽)字06号ICP证:闽B2-20040099 文网游备字[2014]W-RPG007号 新广出审[2014]503号 软著登字第056624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