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鼎天下,谁与争锋
亲爱的玩家,您还没登录呢!

客服热线:400-655-4399转157
充值电话:400-655-4399转188

交流群1:298859595

交流群2:274391692

合作媒体

拜剑阁专区

您当前的位置:醉武侠 >  拜剑阁专区 > 【拜剑阁小说】永清旧梦(第四章)

【拜剑阁小说】永清旧梦(第四章)

永清旧梦(第四章)

4399醉武侠拜剑阁小说-永清旧梦

4399醉武侠新一期小说,此文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意外。请勿对号入座哦!

酒酒才不到十七岁,她眼中心中的英雄、良人,在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晚给了她重创,从身体到感情,全部是遍体鳞伤。长平把她束缚在府中,安排了最粗鄙的活给她做,从打扫茅房擦地板浣洗衣物到砍柴耕作喂牲畜。有府中的丫鬟悄悄问过她,为什么不逃走,酒酒只是轻轻晃晃头。她不是从来没有想过逃跑,哪怕这宅子有跟莫名的绳子始终拴着她——从刚开始被救到此处到现在。她一身的武艺就算与长平正面交手是打不过的,捡漏跑出府中也总没问题,更何况当初的比武招亲,她是故意隐瞒了功力,两个互不知深浅的人交锋,胜负未可知。但酒酒也会想到事败的结局,两门派结下血海深仇,她的同门再也不能安居蜀中,他也是。而他们的安稳是酒酒愿以自己的幸福为代价去成全的。

回廊里传来了阵阵女子的嬉笑,正在擦拭栏杆的酒酒艰难的抬起头,倾国倾城貌女子的身影映入眼帘。“陆之,快来看,你园中原来还有盛放的芍药花啊”,女子欣喜地回头朝后方招手,“你说你喜欢芍药,我特意请人用异法让它常开不败的”,酒酒一辈子也不会忘的男声响起,由远及近。她看到了一身浅青外衣的长平缓步走来,和素白衣服的女子并肩而立,满脸宠溺。

“陆之……”酒酒喃喃着,“禄她,戮我,这才应该是长平真实名字的含义。”

长平看到了呆怔的酒酒,用命令下人的口气喝令她,“还不快去忙别的,这个地方你等会再来”,酒酒提着粗布麻裙匆忙逃离和女子站在一起的长平,还是没有躲掉细腻的情话,她听到长平说,“不过,即便是再美的芍药,也不如你”。酒酒没有勇气回头再看他一眼,再看日思夜想的他一眼。酒酒知道此刻长平一定温柔的抱住了那个女子,像以前抱她一样,只是那样的怀抱,她是再也遇不到了。

长平,或者该说是陆之与那女子的婚宴,再一次让酒酒明白当初她嫁来不过是虚假的仪式。因为是天山少掌门,名门望族,祝宴的人多的要踏破陆之家的门槛,来的人都手提贺礼,玉器珍宝,书画古玩应有尽有。府中自然少不了张灯结彩,而且这种喜悦以府中为核心,一圈一圈波及开来,附近大大小小的城镇都洋溢着喜结良缘的欢乐。

酒酒混在人群中,见花轿入府而来,顶上插着的喜鹊、凤凰、八仙纹饰迎风招展,似女子娇美的面庞;见陆之从花轿中抱下新人又落在地上,拉着她的手,跨过内院的寓意吉祥的火盆;见这对璧人在亲友见证下拜天地;见头戴九旒冕冠的陆之掀起新娘头上的大红绸缎,人面桃花相映红;见陆之领着新人在宗庙祖宗牌位之前跪拜磕头。这就是真正的婚礼该有的内容吧,酒酒想,自小跟着师父在蜀中,她不知道自己当时的“婚礼”是不和礼制的,她始终以为自己已算是天山的人了。

陆之和女子的婚礼程序纷繁复杂,从半上午开始延续到夕阳下山,宾客们才道别各自离去,唯府中的大红灯笼仍在提醒着这个特殊的日子。酒酒偷偷摸摸跑去府中的湖心,躺在浅浅小小、仅容她一人的小舟中,泊在一大片一大片盛开的荷花丛中,把自己隐藏起来——从头到脚,从身体到心念,都隐藏起来。她想起泛舟往这里来时远远看到的陆之房中的昏黄灯光朦胧迷离,却不敢去想陆之此刻在做什么,她讨厌看到那个女子的脸,虽然是那么美,和陆之是那么配。


“站住,什么人!”酒酒听到好似湖边小道上传来的声音,一骨碌从舟上坐起来,看到家丁在追赶谁。她慌忙抄起木棹,将小舟移到湖边纵身轻跳到树后藏起来,看到一众黑影袭来,悄无声息地把家丁灭了口。这一惊非同小可,来者竟然打入了府内,看起来也似武功高强,背后一定有人在策划指使。她正要移步,却被周围莫名的寒气困住。

“酒酒”,阿江的声音响起,他提着灯笼踱步到她面前,从头到脚把酒酒打量了一番。“哟,你怎么这幅模样了,粗布麻衣、面容憔悴、头发蓬乱,这一阵子好像过得不怎么好吧?”酒酒条件反射地伸手去背后拿冷月弓,什么也没有摸到,才意识到自己的弓箭和短刀已悉数被陆之收了去。

“就你现在这个样子,还想和我打呢?”阿江轻蔑的笑了一声,“告诉我玉玺被陆之放在哪儿,看在昔日同门的份上,我还是可以考虑放你走。”

“玉玺在他身上,我不知道他在哪里”,酒酒想也没想就撒了谎,后知后觉的惊叫出声,“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?”

酒酒这才注意到阿江左手死扣着同陆之成亲女子的肩膀,那女子眼神里净是惊恐不安,手上被绳索系得死死的,嘴里也塞着布,没法出声求救。阿江左手冲着女子的脖子稍一用力,她立时头一歪晕了过去,阿江松手任其倒在地上,嘲讽道“天山之后娶得新娘子居然丝毫不会武艺,说出去也不怕贻笑大方”。阿江一挥手,黑暗中又涌出五六个黑影,往地上撂下一个东西,后迅速的退了回去。酒酒不用上前,也已认出了被扔出来的是陆之,但他并无动作也没伤痕,酒酒正要上前细察,却被阿江的剑锋逼着倒退回了原地。“你说的,玉玺在他身上,我现在就搜,如果搜不出,你觉得用这个女子抵他的命如何呢?”。

“你把他怎么了!”酒酒不知陆之安危,脱口而出这句话。“迷倒了,哈哈,趁他洞房花烛夜,我把屋中的香稍稍做了手脚,下了毒”,阿江洋洋得意,“抓他还不是轻而易举,当时我重创天山门派,他还是个吃奶的孩子;上次被你气急了,跟他对阵竟不占上风;今天对付他,唐门的毒和阴谋诡计可是仍然绰绰有余啊……”

酒酒倏地点地踏步上前,绕开阿江的雷霆刀,小拳头实打实的砸在了阿江肚子上,打断了他的话。“当时我还小,听闻天山和我们唐门素来不睦,却没想到是你去攻打了天山,又结梁子。而今我知道了,只恨当时师父怎么不杀了你,反倒任你下山为害四方!”酒酒口中说着,手上拳法掌法变幻莫测,冲着阿江连打好几下。正待再出手,却被阿江一把抓住了胳膊。“堂堂一个掌门竟为情所困,你这样责骂我我无所谓,你这样护着天山却对唐门兄弟姐妹们置若罔闻,你师父九泉之下都要被你气得冒火了吧”,阿江从怀里掏出怒拂莲掂了掂,“我在陆之身上找到了这个,还认得是无间的手法,看来他是西去了,与这暗器一道传了你衣钵。既然这样,你是不是要为唐门考虑一下未来啊?”阿江紧了紧手上的劲,控得酒酒越来越难挣扎,“我愿意回去唐门你看怎么样,拿了玉玺得到天下便给唐门分一杯羹,你给我个副掌门的位置做做就行,挺划算的。”

“呸”,酒酒抬头冲着阿江吐出一口吐沫,“唐门的事情与你无关,我不是为他,我是为……”酒酒没能接着说话,感到后背正中一阵剧痛,忍不住“啊”的惨叫出声。“你居然敢啐我,我逗逗你让你多活几分钟,你却给脸不要脸,这样我也不用为难了,直接送你见阎王!”阿江把拍入酒酒后背的怒拂莲使劲又压了压,酒酒的血喷溅而出,弄脏了他的手、臂、脸。阿江毫不在意,复仇的快感和即将到手的天下之梦已经让他整个人都癫狂了起来,见手中捏着的酒酒不再挣扎,他伸手探了探酒酒确无呼吸,便撂下她径直走到昏迷的陆之身旁准备搜索昊天玉玺。





  温馨提示:本文由 282服—九天易夜出品,如需转载,请标明原著。


4399醉武侠运营团队 & 4399醉武侠拜剑阁才艺部

联合出品

2015年11月26日







健康游戏忠告: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

文明办网文明上网 纠纷处理 游戏适用年龄:16+ 未成年人家长监护
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闽网文[2015]1993-042号 新出网证(闽)字06号ICP证:闽B2-20040099文网游备字[2014]W-RPG007号 新广出审[2014]503号 软著登字第056624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