问鼎天下,谁与争锋
亲爱的玩家,您还没登录呢!

客服热线:400-655-4399转157
充值电话:400-655-4399转188

交流群1:298859595

交流群2:274391692

合作媒体

【拜剑阁小说】梦醉武侠之浮屠三生(第二章)

浮屠三生(第二章)

4399醉武侠拜剑阁小说-浮屠三圣

4399醉武侠新一期小说,此文纯属虚构,如有雷同,纯属意外。请勿对号入座哦!

梦醉武侠之浮屠三生


第二章赤火燎原之冰封术

从武陵山出发至今已有十五日之久,连续多日的赶路让小月心中甚是不满,眼前是一片皑皑白雪,银装素裹的大地根本看不到尽头,周围也没有任何雪精灵或者动物之类。无尽雪原果然是一个让人感到绝忘的地方,大雪在这片天空下不知飘洒了多少个日夜,脚下的路因常年积雪而凝结了厚厚的一层冰,行走于上的小月身体不停的遥遥晃晃,好生不爽,不敢想象一不小心摔下去是怎样的惨烈。再看着眼前那一袭素白的身影,悠然行走,似乎这恶烈的天气对他来说没有丝毫影响,她的心中更加郁结,拉紧手中的貂皮披风,嘟着小嘴不情不愿的继续跟着悠闲的某人……

师兄,我好冷……

南摩虽然没有与她并行,但对她心中所想了然皆知,对于他来说,区区雪原算不了什么。至于她……虽说她修行不高,感到冷在所难免,但还不至于坚持不住,想必是对于这茫茫雪原感到不满吧,他无奈的摇了摇头……估计还在担心幕色来临之后在哪休息吧。

南摩嘴角升起一抹不意察觉的笑意,转身牵着她冰冷的小手继续往无尽雪原的最深处走去……

小月对于他突然的温柔,也备感意外,从来没有想过如此冰冷沉默的师兄,如天神一般高高在上的师兄,有一天会这样牵着自己的手,行走于这苍茫的雪原之上,身体好像真的没有那么冷了,为什么还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发烫呢?师兄果然是能温暖人的,一抹幸福的感觉填满了她的心底。


暮色降临,他们依然在大雪纷飞中前行。

师兄……我们今晚睡哪?这天都要黑了……

果不其然,他嘴角微微扬起……似乎对自己能猜中她的想法而感到格外的开心,于是淡淡的开口道:

在这无尽雪原之上,只能借住于双头狼王的家中了……

小月:“……”

你是说……那个拥有双头狼身的狼王?而且还是整个雪原占领者的狼王?

南摩没有回答她,只是对她露出一个似有似无的微笑。

小月从来不敢怀疑他的决定,但是心中开始不停的自我反省,为什么要跟他一起出来,待在山上不是很好么?师傅还会做很多好吃的给自己。脑中一下蹦出许多香喷喷的饭菜,啊……师傅,徒儿想您……快点来接我……还有……南摩他又开始发疯了,而且还是带着我一起。


小月越走越不情愿,所性站着不走了

师兄……我们别去找狼王了,很危险的……

南摩这次倒没有一惯沉默……好呀……如果可以往回走的话。

小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难道南摩性情大变了,对自己做的决定不再执着坚定了……但此刻不是深究这些的时候,如果前面是狼王,她宁愿辛苦一点再往回返。

然而转身…………她就沉默了……


如果你能穿过这万匹野狼的狼群,我们可以选择回去。他的声音依旧美的如涓涓细流的溪水声,动听而清冷……

小月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……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些野狼一直跟着他们?天色已经黑尽,只看的到眼前一片绿光点点……或许它们凶殘的表情下已经流出了口水,等着美餐一顿。但她也发现狼群似乎不敢攻击他们,只是在一定的距离之外不停的排徊。虽然没被攻击,心中或多或少也有一些害怕,手指不自禁的把南摩拉的更紧。

不用怕,马上就到狼王的家了……他目色沉着,完全不放这些动物在眼里。

看着他沉着的眼神,小月心中的不安化解了不少,不过还是对他说的那句“不用怕,马上就到狼王家了”发出了鄙视的眼神。她这辈子没怕过什么,只有这狼……脑中忆起小时候被一匹野狼狂追数十里,就在她一跤摔倒差点成为狼中之物时,师兄竟奇迹般的出现在自己面前,一把捞起趴在地上的她,回到山上之后,被师傅狠狠的打了一顿屁股,而南摩也至少十天没理自己,到现在,她都觉得他们那样对一个十岁的孩子太过份,虽然她死也不会承认自己贪玩偷跑出去的事实。

在这个世界上,师兄算不算是她的整片天?答案好像早已在心中种下多年,脸上不禁一阵羞涩飘过,心不在焉的被他拉着继续往前走……不想没走多远便感觉撞上了什么东西,却又没看到眼前有任何阻挡之物。心道估计前方的路是被封印了……

南摩不以为意露出一抹嘲笑之色,手指一挥,在空中画了一个佛印,指尖轻轻一推……天空一抹白烟漂散,他便优雅的走了过去……

小月对于他惊为天人的法术感到震惊之外,也没敢过多遐想,因为身后那一群野狼还在不近不远的跟着他们。

封印之外是冰雪连天,而里面却别有洞天,想必这就是那狼王的洞府了吧,小月心中也有些小小疑惑?他们二人为何能如此轻意的进来?狼界之王,竟然没给自己收几个护法之类的?

洞内没有任何活物的迹象,难道狼王出门赏雪去了?进来之后感觉温暖了不少,她脱下自己的貂皮披风,放在随手处的一个石凳上,整个洞府没有想象中那么奢华,几盏青铜龙纹灯摆放在各处,貌似还是一个爱看书的妖怪,檀香味充斥着整个洞府,洞壁上也是刻印某本佛经上文字,案几上也放满了各种书简,小月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自己感兴趣的东西。

师兄……这个狼王应该才离开不久吧,檀香都还点着呢……

南摩一改以往的冷冽,换上了悠悠的淡然之色,好像自己就是远到而来的客人,悠闲的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清茶,打算浅口细尝,然眉色微微上挑,估计这茶的味道不附他意。起身便往塌前而去,看也没看小月一眼……

师兄……你……

好好休息吧……声音依旧如清流般好听而低沉……小月也不敢再造次,只得坐下打算靠在案几上睡会,她可不敢指望某人会管她有没有睡的地方。

南摩眉头紧蹙,似乎对他此时要下塌的地方极为不满,思考片刻之后手指轻挥,塌上已焕然一新,干净整洁,还散出淡淡的幽兰香,这是他喜欢的味道,小月也对此香有所研究。不过此时她心中愤恨难平,前段日子还说清洁术不是用来给她洗澡的,原来是给自己清洁床铺的,哼……转头换了一个方向,不再看向他。


小月对于这个睡觉的姿式非常不满意,手臂已经有些麻木了,心中因担心狼王会突然回来,所以久久未能入睡。洞外依然大雪翻飞,好像永远都不会停下来,透过洞口,仍然可以看到外面成群的野狼,狼是最忠心的动物,它们的主人去哪了?明知有陌生人闯入,却不敢发起攻击,只能说明它们感到了某种它们无法抵抗的力量,但又担心自己的主人,所以才会这样不远不离的跟着吧……或许最终它们也会选择牺牲自己弱小的身体,来为主人尽最后一份力。

这个夜晚漫长而寒冷,塌上的男人呼吸均畅,像是熟睡一般,脸色平淡没有一丝波澜,不知道他的梦中会有谁出现?师兄,将来你会娶谁为妻?还是会一辈子陪着我留在终南山上?小月越来越不懂自己这些莫明其妙的情绪。

这两年总有一些莫明其妙的记忆闪现在自己的脑海,但那好像又不是自己的记忆,因为这16年来,发生每一件事她都记得,那些记忆片断里的人分明是她所不认识的,一身浅粉素衣的小女孩,静静的躺在血泊之中,一个清秀俊美的男子被烈焰层层包围,只是怎么都看不清他们的脸。


天色已经开始泛白……天空中的大雪竟奇迹般的停下了,小月站在洞外欣赏着清晨一片白茫芒的美景,无尽雪原,千年未歇飘雪竟然停止了飘落,到底是新的开始,还是劫数的到来。

狼群匍匐在不远处的雪地上,晨夕已经升起,染红了远处的天边,霞光披散在整个雪原之上,似乎要给这个冰冷的世界带来一丝温暖。小月不再想将来会发生什么,只想静静享受这美好的时光,轻轻的闭上了眼,等待阳光的轻抚。

南摩神色微沉,塌上的他没有看她一眼,但他可以感觉她的每一个动作,每一个眼神,每一次失落开心的表情以及整晚辗转难安的心绪,她白皙的脸庞被一束浅淡的霞光所包围,青丝如墨,细风微扬,丝丝随风吹起又飘落,一袭浅蓝轻纱,腰间系有刺幽兰花素白丝带,两个简单的小发髻上各梳绑了一根银粉系带,唇色如初开的桃花般清淡诱人,单薄纤瘦的身体完全沉溺这场初旭之中。

他的心沉轮于此,似乎也只能嘲笑自己,“她不过如此而已,不过如此的天人之姿罢了”。


无尽雪原,千年积雪冰霜开始遇热而融,洞外的狼群开始躁动不安,此时的小月完全可以看清它们狰狞的面容,细细尖尖的獠牙似乎准备撕碎敌人的身体,嘴角流不止尽的唾液似乎在预示一场弑血的美食即将到来……狼群开始慢慢往洞口附近移动,它们开始大量汇集在一起,誓要为那浩瀚的无尽雪原添上一笔浓重的墨彩。正当小月想把这个情况告之于塌上的南摩之时,只见身侧一袭白影掠过……再看塌上已无他的踪迹……

师兄……小月心中隐隐难安,双头狼王回来了吧?……她赶紧跟随南摩来到洞外……


雪原上的狼群开始疯狂的叫嚣,那种低沉而撕裂的哀嚎像是迎接天神的到来一般。

师兄……

南摩转头看向身后的人儿,悠悠的走了过来……手指轻轻的捋过她额前的发丝,脸色依旧是她所熟悉的沉着与淡然。

别怕……乖乖待在这里……师兄很快回来……他的每一句话语每一个动作都温柔似水,温柔的都让她快忘了外面的血雨腥风。

“嗯……小月会在这里乖乖等师兄回来……”


南摩只是一个转身便气定于半空之中,随即对小月所在的地方施了血魂印,没有任何一个妖怪可以接近这个封印,不然等待它们的将是化为灰尽。

小月看着自己被无数血线编织的血网笼罩着,心中的不安更为明显,平时师兄不会这样的,不会害怕自己受到伤害而布下封印,因为他有绝对信心在自己受到伤害之前赶到。双头狼王,你倒底是一个怎样的妖怪……?


天空中已经是狂风肆虐,南摩一袭墨竹素袍被风儿微微吹起,一抹青丝飘落于他白皙妖娆脸侧之间,环固于发丝之中的血玉簪若隐若现,冷冽表情之下是嘲讽,他为那些明知是死亡却还要拼命挣扎的人感到可笑……此刻的他,便是伫立于九天之上妖神,是所有邪恶生灵的宿主。

渡川……主动献出你的元神,或许我会考虑在你死之后原谅你的背叛……没有一丝情绪的声音,没有任何情感的话语,好像他与他从来都不曾认识一般。虽然已相识千年……

成群的野狼往两边分开,一只拥有双头黑鬃野狼出现在视隙之中,双头狼王的眼眸之中有着野狼的狠厉之色,一道紫光闪电般的掠过,双头狼王变身成一个极为俊美男子,男子的神色不同野狼,暗淡中带着些许失落,嘴角浅浅荡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,

“早知道你会来,只是不知道要等这么久”怎么了……如今到了她的第三世轮回,所以迫不急待要帮她平定天下了?


我拿回的,只是你们欠她的……南摩的声音依旧淡而冷。


听到南摩的回答……渡川似乎听到了最不可思议的笑话……哈……哈……哈……疯狂的笑声难掩他悲泣的内心……他的神色痛苦而绝忘……

我……渡川,一个伴你千载引灵,却最终欠了她的……渡川深陷入痛苦的回忆之中……

我倒底欠了她什么?你是这天下恶灵的引渡者,是所有邪恶之心的宿主,天下之大没有人是你的对手,只要心生邪恶便会臣服于你的宿体之内,强大如你……却为何苦苦追求于这人间所谓的情爱?我不后悔当日杀她的决定……我只是断了你的不归路……

渡川的眼神忽而变的坚决,“今日之战在所难免,但还是谢谢你,记得昨夜是我”返璞“之夜。(每个引灵其实也是由一种生灵修炼而来,而渡川就是双头狼身修炼的引灵,虽然已修炼成人形,但每年中秋之夜都会变成原形,这也是灵引致命的弱点,且没有任何做为人类的思想,也就是失去自主意识,只是一只普通的野狼,那个时候的他只要被攻击,基本难逃一死,即所谓的“返璞”)。


明明是晴空万里的雪原,此时滚滚浓云破天而出,很快便占领了整个雪原的上空,小月看着这突现异样的天色,有一种不好预感,被困在血魂印的她,根本听到外面的任何声音,只能略微看到那狼王似乎情绪激动,难道他认识师兄?

成群接队的野狼开始慢慢往南摩所在之处移动,小月一面担心狼群攻击南摩,一面又担心这天空的异象是不是会对他不利。

依旧素衣飘渺,浮荡于浓浓黑云之下,南摩看了看脚下的一群生物,冰冷的神色之下显出一抹不奈……

本想饶你们不死,却还这么不自量力……眼神一冽,素袍一挥,成片的赤焰烈火出现在他周身数里之内,被灼烧的野狼瞬间化为灰尽。

渡川见此情景,手中的双龙锏瞬间紫气爆发,一个腾空便气定于南摩数丈之内。寂寥万载,叹一念陌路……他赤红的双眸中,淡淡水光雾波,目光深沉而忧然,今夕何夕,何以生死相搏,今夕何夕,何以悟你迷途。看着血魂印内的小女孩,果然还是她,一丝无奈的笑意从心底散出,他终究是没能阻止南摩迷途知返,罢了……是劫是祸,终须有人来承担。

渡川双手合壁,口中默念大量的梵文且伴随着他身上的紫气往外游走,很快梵文与紫气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,将南摩与他一同困在里面。

“梵冥咒”?南摩的心绪开始有一些混乱,他的脑中全是小月自缢的那一幕,她绝决的表情,她小小的身体粉碎于砚青山封天印中,血泊中的破月、还有烈焰中的苏流之,小月再也不会原谅自己了,他们都死了,都死了……他的头开始剧烈疼痛……虽然面色还是那么的淡然冷冽,但他眉心之上的汜水印开始若隐若现。

此时必须让自己摆脱渡川的“梵冥咒”,中此咒者会沉浸于自己的心魔之中,无法自拔。

好你个渡川……南摩快速调息内力来平缓自己的情绪,待汜水印完全隐匿。南摩轻轻的伸出自己的手掌,就像上苍的恩赐者一样,印中狂风漩涡渐渐散开,此时所有的紫光与咒语像是寻找归宿一般,漂落于他的手心,梵冥咒巨大的能量承载让南摩全身真气暴走,紫色的光芒与他的身体在迫切的融合。妖冶冷冽的面容之下……似乎再向天下苍生宣读,”没有谁,可以逃出邪恶宿主的掌心”.,待紫光消失,南摩轻轻翻转过手掌,指尖一点,一阵紫光便击中的渡川的身体。

没有任何还击之力的渡川,口吐鲜血坠落于地……

想不到,你竟能承载梵冥咒,他毫不在意的拭了拭自己嘴角的血液,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漠然的神色之下有着不可遇见的惊喜之色。

洛水君……梵冥咒不过是开始,冰封术你可承载的了?

只见渡川的眸色变得幽暗赤红,墨黑的青丝也变成了暗紫色,以破天之势飞立于整个雪原之上,俊美的五官已是了然于生的透彻,暗红的袖袍在狂乱的飞舞……浓浓乌黑的雪原之上开始山崩地裂,千年所积的冰雪开始拔地而起,它们如锋刃一般,开始在空中大量聚集,而南摩依旧不动声色的气定于半空之中。

小月能看到外界那毁天灭地的景象,脚下的冰雪层层裂开,大地似乎也在摇晃,她有些不知所措,只是紧紧的盯着远处的南摩,“师兄……你一定不要有事……”

而南摩似乎感到了她不安,一阵密语传来“不要怕,有师兄在”。此时他的密语犹如一个颗定心丸,她没有之前的惴惴不安,只祈祷这一切快点结束。

无数的雪刃漂浮于天空之中,似乎在等待一场浩劫的降临,渡川此时面色苍白,之前暗紫的青丝逐渐泛白,随着他的一声怒吼,数以万计的雪刃以排山倒海之势涌向了南摩,天地之间无处不是冰雪,南摩似乎无处可躲,而他也从来没想的这个词,无数雪刃穿透他的身体,凝结在他的身体之上,只是数秒之内整个人便被封冻起来,不一会便不见了南摩的身影,而眼前只有一座千年冰雪冰封而成的冰山。

渡川因用尽内力早已头发花白,面色苍老,深知自己气数已尽,他踱步于自己的洞府前,靠着石壁悠然的坐下。

不……师兄……见此情况,小月迫切的想要挣脱这个封印,却根本不知从何下手……她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无用,师兄……你不要有事……内心除了祈求之外,她不知道还能怎么办?

可恶的狼王,她心中为南摩的生死不明感到痛苦,不行……她一定要破开这个封印,拿起手的殊途剑便朝无数条血网挥去,不想血魂印反嗜极其强大,硬生生的被弹了回来,她重重的摔到了地上,右手也被殊途剑的锋刃划破……血液拂剑身而下……她却感觉不到疼痛……提剑便再是一挥,而这次……只见那无数条细密的血网发出滋滋的焦灼声,深红的血线越来越淡,最后消失不见了,小月试了试血网的位置,果然破了……她此时没有余力为此高兴……

封印之外的世界寒风刺骨,封印南摩的冰山依旧没有任何改变,她的心掉落谷底,一定有办法救出师兄的……对了……是狼王封印的,他一定可以解开……

她提着殊途剑来到渡川的面前……

解开封印……饶你不死……

渡川看着眼前的小女孩,淡然笑道:果然与那世一样,气势一样,神色一样,连着急后的语气都一样……

不过封印不能解,一抹浅浅的笑意爬上他毫无血色的脸庞……你杀了我吧……说完便毫无生意的闭上了双眼……

看他如此,小月怆然的后退两步,她看着手中的殊途剑,却狠不下心刺死这个可恶的妖怪……

悲怆眼神之中透出一丝绝望……转身凌空而起……气定于眼前的冰山之上……

师兄……师兄……声声撕竭回荡于无尽雪原之上

直至最后只是无力的吐出:南摩……不要离开我……伴随着悲泣的泪水……

被冰封术困住的南摩,正在试图破解封印,却不想被外面人儿悲伤的哭声弄得有些心神不宁,不过心中升起的喜悦感让他决定加快速度破解这封印……

冰雪本是无情之物,没有灵魂更不存在宿主,所以自己根本无法承载它们,看样子只能用法术了……水火不融……想到此……冰封中的南摩蓄气于灵墟之中,汜水珠已经慢慢浮出胸口……此时的汜水珠像一团小火焰,从最淡的浅蓝之色,逐渐燃烧成赤火之色。一抹赤光如星辰陨落一般,发出巨大的一团赤火烈焰,紧接着便是冰雪被瞬间炸成粉沫场景。

小月不知道眼前这一切到底发生了什么?若大的冰山竟然被炸的粉碎,伴随着赤光耀眼,看不清中间那一团火红的东西是什么,此时的雪原之上,发生了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,郁积千年的寒冰竟被这赤光的大火烧着了?火势一发不可收拾,很快便蔓延至整个无尽雪原,被燃烧冰雪如同微尘一般消失于空气里。天空的黑云渐渐散开,日月星辰似乎又回到彼此应有的位置,待冰雪散尽……

他素衣执白,眸如月凉,发如飞絮,九天之上无一不为之逊色

小月一把冲入他的怀中,“师兄,这次耍帅姿势真的很美”。

颤抖的声音伴着无声的泪水滴落在他的手背之上……心不同以往的平静,似乎真的经历生死离别一般,虽然这一切对他来说不过是一场游戏,他的手执起又落,最终只是轻轻抚了抚她青丝,宛如空气般虚无的声音淡淡说道:“果然还是小孩子,只知道哭鼻子”。

风拂过她泪水,彼此依偎于这天地之间,青丝缠绕于他们孤寂的身体,赤火便是这毁天灭地的见证。

此时渡川的身体开始消散,神色是意料之中的欣慰,“洛水,三途河边,小川会永远陪着你”。

幽暗的河底,一个个面目狰狞的恶灵正在顺三途河水流落至轮回门,因前世带着怨气而死,且死法极其残忍,其本身就心术不正,死后灵魂便成血红而凶残的恶灵,这些恶灵本不就适合轮回,一般会由引灵引路,由恶灵宿主渡化,不能渡化者便会臣服于宿主永世不得轮回。

双头小狼可爱又调皮,在三途河中蹦来跳去,逗玩着那些血腥又恐怖的灵魂

河边男子静静行走于岸边的彼岸花中……一袭白衣墨发,一支血红透亮的玉血簪在墨黑的青丝中若隐若现。两岸盛极的彼岸花似乎要与他挣一席之美,月色光华,洒向这幽暗的三途河上,清冷了他那孤寂冷冽的身影。

小川……走了……,可爱的双头小狼又蹦至岸边,随着一抹白色消失于彼岸花中。


渡川已经消失殆尽,只剩一颗浅蓝的透明珠子留在地上一闪一闪,南摩伸手缓缓把珠子吸入手中,没有一丝多余的情感。转身带着小月驾凌于这雪原的赤火之上……

师兄……这次为什么不徒步呢?

看着她一脸认真的表情,他也是颇伤脑筋……

如果你不怕变成烤猪的话……你可以下去……

小月:“……”

那师兄,为什么是烤猪,不是烤鱼,或者别的动物呢?

因为猪跟你一样笨……

小月:“……”。


作者有话说:这章写的太累了……人物之间都带有太沉重的情感,本来想再把渡川写的隆重一点,但是……7千多字了,就免了。下章再作下描素吧。大伙不要觉得渡川太过凄凉,更惨绝对不是他,我们的女主大人还没开始步入这个节奏呢,哈哈……下章会轻快很多,本师兄在下章等着你们……。




版权归作者所有,不经同意,不得转载



  温馨提示:本文由 素缕出品,如需转载,请标明原著。


4399醉武侠运营团队 & 4399醉武侠拜剑阁才艺部

联合出品

  2015-12-23







健康游戏忠告: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

文明办网文明上网 纠纷处理 游戏适用年龄:16+ 未成年人家长监护
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闽网文[2015]1993-042号 新出网证(闽)字06号ICP证:闽B2-20040099文网游备字[2014]W-RPG007号 新广出审[2014]503号 软著登字第0566242号